您好!欢迎您光临财富观! 客服热线:400-8400-292

新闻动态 您所在位置:首页 》 新闻动态 》  行业资讯

互联网资管需持牌:P2P、金交所避监管门被堵

来源 第一财经发布者 杨佼发布时间 2018-04-04 23:57:18 点击数 301

“有些P2P平台扮演着‘超级贷款人’的角色,”方颂说,一些P2P平台向借款人放款后,将抵押物登记在自己名下,而后又在平台上转让债权获得资金,资产、资金都掌握在自己手中,已经完全具备资管公司的特征。

而本来只是第三方机构的地方金交所,不仅提供挂牌、登记、托管等服务,还成为资管产品的发行、管理方,自行发行资管计划、融资计划、委托计划、债权等各种产品。除了传统线下金交所,网络金交所也已出现。

第一财经记者此前曾报道,2017年3月爆发债务危机的辉山乳业,从2016年10月以后,就在大连金交所发行多期定向融资计划。此外,一家名为网金社的互联网平台,曾于2016年7月发布产品信息,当月12日,该平台发行一款理财计划,融资方即为辉山乳业。

其实,基金销售平台与金融垂直搜索工具之间,已经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合流。根据媒体报道,早在2014年,广东就有金融产品导流平台,将信托投资人持有的产品进行拆分,以最低10元的门槛,向投资者销售产品收益权的份额,进行信托产品流转。

与P2P转化而来的平台不同,出于业务发展需要,一些搜索平台、第三方财富管理开始积极谋求持牌,取得基金、保险等产品销售牌照,成为持牌的金融产品销售公司。公开信息显示,杭州、深圳多家搜索、第三方平台,已获得公募基金销售资格

堵截P2P逃避监管“后门”

“从平台类型来看,愈演愈烈的是P2P、地方金交所两类。如果再不踩刹车,与P2P、金交所合作的所谓互联网资管公司会越来越多。”方颂说,在互联网资管中,金交所集信用背书、产品标准化、发行人、发行渠道等多种角色于一身,其作用不可忽视。

可以佐证的是,监管此次特别提到了金交所。《通知》明确,互联网平台不得为各类交易场所代销(包括“引流”等方式变相提供代销服务)涉嫌突破国发【2011】38号文、国办发【2012】37号文,以及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“回头看”政策要求的资产管理产品。

地方金交所集发行人、发行渠道等于一身的情况,此前早有先例。根据第一财经此前报道,网金社销售的辉山乳业融资产品,名称为“尊享-穗鑫金辉1号理财计划”,而该理财计划就是由某地方金交所发行。

2018年初,私募基金以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等方式进行借贷被禁止后,金交所的委托债权投资又开始兴起。其交易结构是,融资方向金交所申请挂牌,通过“委托债权投资”融资,再由资产管理产品、单一法人客户委托进入机构进行债权投资

不仅如此,《通知》还明确规定,网贷机构将互联网资产管理业务剥离,分立为不同实体的,应当将分离后的实体视为原网贷机构的组成部分,一并进行验收,承接互联网资管业务的实体未将存量业务压缩至零前,不得对相关网贷机构予以备案登记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一些以资产管理为名成立的公司,同样也是P2P逃避监管的手段。“网贷整治开始之后,一些P2P公司为了逃避监管,开始集团化运作,将涉及资管的业务拆分出去,开展资管管理业务。”方颂说,资管公司不仅没有明确定义,而且准入门槛极低,1000万元即可注册成立。

“地方监管检查发现了这些问题,这些公司就说,‘我已经不是P2P了,不能再用P2P的标准来管了’。”方颂说,由于互联网资管、资产管理公司均无明确边界,网贷机构将互联网资产管理业务剥离出去,分立为不同实体,成为了逃避监管的手段,在网贷整治中也是一大漏洞,给地方监管带来难度。

除了剥离互联网资产管理业务,借助为金交所“引流”,也是P2P逃避监管的通道。2016年8月,P2P监管规定出台后,为了规避监管,P2P平台与金交所合作,以金交所的名义,发行大额借款标的,但资金来源仍然主要通过P2P平台募集。P2P名为金交所导流,实际上金交所却为其充当通道。

“互金整治办这次整治的用意非常明显,哪些非法,哪些合法,今后就有了明确的边界。”方颂说,禁止P2P为金交所引流、压缩剥离的资管实体,就是要厘清互联网资管的边界,同时堵住P2P逃避监管的“后门”。

“有些P2P平台扮演着‘超级贷款人’的角色,”方颂说,一些P2P平台向借款人放款后,将抵押物登记在自己名下,而后又在平台上转让债权获得资金,资产、资金都掌握在自己手中,已经完全具备资管公司的特征。

而本来只是第三方机构的地方金交所,不仅提供挂牌、登记、托管等服务,还成为资管产品的发行、管理方,自行发行资管计划、融资计划、委托计划、债权等各种产品。除了传统线下金交所,网络金交所也已出现。

第一财经记者此前曾报道,2017年3月爆发债务危机的辉山乳业,从2016年10月以后,就在大连金交所发行多期定向融资计划。此外,一家名为网金社的互联网平台,曾于2016年7月发布产品信息,当月12日,该平台发行一款理财计划,融资方即为辉山乳业。

其实,基金销售平台与金融垂直搜索工具之间,已经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合流。根据媒体报道,早在2014年,广东就有金融产品导流平台,将信托投资人持有的产品进行拆分,以最低10元的门槛,向投资者销售产品收益权的份额,进行信托产品流转。

与P2P转化而来的平台不同,出于业务发展需要,一些搜索平台、第三方财富管理开始积极谋求持牌,取得基金、保险等产品销售牌照,成为持牌的金融产品销售公司。公开信息显示,杭州、深圳多家搜索、第三方平台,已获得公募基金销售资格

堵截P2P逃避监管“后门”

“从平台类型来看,愈演愈烈的是P2P、地方金交所两类。如果再不踩刹车,与P2P、金交所合作的所谓互联网资管公司会越来越多。”方颂说,在互联网资管中,金交所集信用背书、产品标准化、发行人、发行渠道等多种角色于一身,其作用不可忽视。

可以佐证的是,监管此次特别提到了金交所。《通知》明确,互联网平台不得为各类交易场所代销(包括“引流”等方式变相提供代销服务)涉嫌突破国发【2011】38号文、国办发【2012】37号文,以及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“回头看”政策要求的资产管理产品。

地方金交所集发行人、发行渠道等于一身的情况,此前早有先例。根据第一财经此前报道,网金社销售的辉山乳业融资产品,名称为“尊享-穗鑫金辉1号理财计划”,而该理财计划就是由某地方金交所发行。

2018年初,私募基金以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等方式进行借贷被禁止后,金交所的委托债权投资又开始兴起。其交易结构是,融资方向金交所申请挂牌,通过“委托债权投资”融资,再由资产管理产品、单一法人客户委托进入机构进行债权投资

不仅如此,《通知》还明确规定,网贷机构将互联网资产管理业务剥离,分立为不同实体的,应当将分离后的实体视为原网贷机构的组成部分,一并进行验收,承接互联网资管业务的实体未将存量业务压缩至零前,不得对相关网贷机构予以备案登记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一些以资产管理为名成立的公司,同样也是P2P逃避监管的手段。“网贷整治开始之后,一些P2P公司为了逃避监管,开始集团化运作,将涉及资管的业务拆分出去,开展资管管理业务。”方颂说,资管公司不仅没有明确定义,而且准入门槛极低,1000万元即可注册成立。

“地方监管检查发现了这些问题,这些公司就说,‘我已经不是P2P了,不能再用P2P的标准来管了’。”方颂说,由于互联网资管、资产管理公司均无明确边界,网贷机构将互联网资产管理业务剥离出去,分立为不同实体,成为了逃避监管的手段,在网贷整治中也是一大漏洞,给地方监管带来难度。

除了剥离互联网资产管理业务,借助为金交所“引流”,也是P2P逃避监管的通道。2016年8月,P2P监管规定出台后,为了规避监管,P2P平台与金交所合作,以金交所的名义,发行大额借款标的,但资金来源仍然主要通过P2P平台募集。P2P名为金交所导流,实际上金交所却为其充当通道。

“互金整治办这次整治的用意非常明显,哪些非法,哪些合法,今后就有了明确的边界。”方颂说,禁止P2P为金交所引流、压缩剥离的资管实体,就是要厘清互联网资管的边界,同时堵住P2P逃避监管的“后门”。